• 解讀無線城市建設之廈門TD模式
  • 2006年3月18日22點整,廈門馬巷TD試驗網交換機房里,中國第一個3G-2G的互聯電話成功撥通;

      2007年,中國第一條TD網絡無縫覆蓋隧道在廈門貫通,中國第一個海面TD覆蓋工程在廈門完工;

      2008年9月8日,廈門“無線城市”網絡正式開通,廈門成為中國第一個TD“無線城市”;

      ……

      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里,中國移動廈門分公司在TD-SCDMA建設進程中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全國第一”。是什么成就了廈門TD又好又快的發展?TD將給廈門帶來怎樣深刻的變化與影響?廈門又將如何進一步推進TD的發展?……《中國電信業》雜志“專題·TD改變廈門”將為你一一解讀。

      (TD改變廈門)專題之一

      無線夢想如何照進城市現實?

      ——解讀無線城市建設之廈門TD模式

      “廈門是福建省的一顆明珠,也是全國的一顆明珠。”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今年春節在廈門考察期間對這座城市所給予的高度評價。看到“明珠”這兩個字會想到什么?記者的第一直覺是“磨礪”。正所謂“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所以,成績的取得都來之不易,沒有不懈的付出與努力、足夠的勇氣與魄力以及堅定的信念與追求,成功根本無從談起。廈門城市發展是這樣,廈門TD發展也是這樣,廈門TD無線城市的發展更是如此。作為中國首個TD無線城市,廈門用一種特有的模式,努力探索著一條“政企攜手、共建共贏、自主創新”的TD無線城市之路,力求打造出一個符合中國特色的“無線城市”樣板、一顆城市信息化“明珠”。

      無線城市 夢飛廈門

      無線城市,通俗地說,其實就是無線寬帶網絡覆蓋城市,使任何人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可以享受信息化服務,不再受網線的限制。最近幾年,全球可以說刮起了一股“無線城市”建設的熱潮,無線城市還被稱為是在自來水、電力、道路、下水道之外的“第五公共事業”。據統計,世界上已經有600多個城市在建或已建無線城市,其中美國費城、中國臺北等城市比較具有代表性,中國的北京、上海、廣州等28個城市也正在建設無線城市。然而在這股熱潮背后,我們也看到——美國費城(運營商自建自營):作為全球最先提出“無線城市”概念的城市,由于資金壓力,入不敷出,早在2007年就宣布放棄費城的無線網絡;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政府獨立運營):2008年6月,政府取消了在其主要城市中心部署免費無線網絡服務的計劃,理由是財力不足;中國臺北(政府和營運商共建共營):堪稱無線城市的典范,但其運營商正經受著巨額虧損的煎熬,每月虧損1000萬新臺幣,目前勉強維持運營。

      既然無線城市是趨勢是潮流,為什么發展得如此舉步維艱?其實這是由于當時的時機尚不成熟,應用范圍狹小,實現技術不佳,從而導致進展舉步維艱。從目前中國大部分地區的發展實際來看,無線城市建設可以說進入了一個比較好的發展時機。一方面,無線通信技術的不斷進步為無線城市建設消除了技術方面的瓶頸,同時也使得無線高速網絡的建設成本有了很大程度的降低。另一方面,國內3G牌照的發放也為無線城市建設提供了堅實的保障,畢竟要實現隨時隨地、安全高速的互聯網體驗,不僅需要大范圍的網絡覆蓋,更需要有良好的服務、安全、運維支撐作保障,這些也恰恰是擁有了3G牌照的運營商的優勢所在。與此同時,從需求角度來看,由于無線通信技術的發展,使得很多原來由于速度、帶寬等方面受限而無法實現的應用可以實現,進而更激發了用戶對無線精彩世界的期待。

      隨著移動互聯網浪潮的撲面而來,隨著中國3G牌照的發放,“無線城市”夢重新開始。其中廈門作為國內第一批無線城市的“試水者”,正引領著廈門市民一步步邁進無線空間和移動U時代。廈門TD無線城市網絡開通至今,雖然只有半年不到的時間,卻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圍繞“無線政務”、“無線產業”、“無線生活”三大領域,一系列與政府工作、企業運行、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無線信息化應用層出不窮,實時監控、老人看護、噪音監控、路況直播、手機看“兩會”等眾多創新業務吸引了眾多用戶的眼球。隨著TD無線城市建設的不斷深入,一系列“民生信息化”項目建設全面展開,廈門市民正成為真正意義上的“3G百姓”:拍發彩信即可處理交通事故、工地噪音全天遠程監控、BRT快速公交裝了“天眼”、實時視頻監控家庭防火防盜、城市交通路況實時直播……

      需要強調的一點是,廈門TD無線城市建設因為與TD這一自主創新技術的深層次關系而顯得更為特殊。TD試驗網建設作為一個支持民族創新的實驗項目,無論是交換設備還是終端,無論是網絡布局還是組網方式,無論是工程設計還是安裝調測,沒有任何一種模式可借鑒,幾乎每個環節都是一個全新領域。可喜的是,作為中國首個TD無線城市,廈門在TD建設方面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全國第一”:2006年3月18日22點整,廈門馬巷中國移動TD試驗網交換機房里,中國第一個3G-2G互聯電話成功撥通;2007年,中國第一條TD網絡無縫覆蓋隧道在廈門貫通,中國第一個TD網絡覆蓋的高速公路隧道也在廈門完成建設;中國第一個海面TD覆蓋工程在廈門完工……雖身為“吃螃蟹者”,廈門這個海島城市或者說是海灣城市,還是讓我們從另一個側面領略到了其擅長吃螃蟹的本色。

      向“廈門模式”學什么?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廈門TD無線城市建設從無到有,從有到優,為什么能做到又好又快?比較官方的答案是:因為有了各級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以及中國移動全心全意、全力以赴的高度責任感和不畏艱難勇于創新的不懈努力。概括地說,就是政企聯手全方位支持TD發展,而這其實也恰好回答了前面提到的發展模式問題。不過相信很多人都跟記者一樣,對這樣“言簡意賅”、“過于精練”的答案并不滿意,到底政府如何才算是重視與支持?企業如何才能做到不畏艱難、勇于創新?對TD及其他技術又該如何全方位支持……在無線城市這一熱點話題上,我們感興趣的東西有很多很多。

      政府角色如何定位?

      對于政府在無線城市建設中應扮演怎樣的角色這一問題,記者專門采訪了廈門市副市長潘世建。在他看來:“社會發展到今天,政府部門要深刻意識到積極推動無線城市建設的重要性,意識到這一先進的現代管理模式在政務管理、社會管理以及服務民生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推動無線城市建設,政府不是說而是做,不是半信半疑而是要全心全意地積極推動。”“不是說而是做”、“不是半信半疑而是全心全意”,從潘世建的話中我們不難看出廈門市政府推動無線城市建設的堅定信念。而且也只有通過政府積極推動,才能真正體現無線城市的真諦,無線城市才能實現持續、長久、良性發展。

      具體來說,首先,政府需要在思想上堅定推動無線城市建設的信念。雖然從全國來看,各地都有自己的地方特色,每個城市的情況也不盡相同,經濟基礎有好有壞,不過這些都不應成為我們放棄無線城市建設的主要理由。正如記者在前面所分析的,目前國內推動無線城市建設的時機已經比較成熟。這時候更需要政府部門積極地站出來,發揮應有的引導作用,在市政規劃、基站選址、管道建設、電力引入、政府和行業信息化建設等各方面攜手共建,推動無線城市的建設。這也是我們從無線城市“廈門模式”中應該學習的第一點。自始自終,在基于TD技術的無線城市建設過程中,廈門市政府給予了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廈門市政府工作報告還將“完善‘無線城市’建設,促進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正式列入議事日程,為廈門無線城市的下一步發展創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

      其次,政府還要以身作則,積極拓展并使用無線城市的各種應用。“我們不應該是旁觀者,而應是參與者、建設者與使用者,廈門市政府在這方面進行了積極的嘗試。”潘世建如是說。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借助政府綜合電子政務平臺,當地政府將手機和互聯網有效地結合起來,通過WEB、WAP、短信和郵件相結合的方式下發公告通知、進行事件討論等。另外在今年廈門市“兩會”期間,現場技術人員還將通過攝像設備,將“兩會”視頻實時傳送至手機直播平臺,移動手機客戶通過移動網絡接入該平臺即可觀看視頻直播,同時還可以了解與日常生活緊密相關的最新政務信息。隨著政務信息化水平的不斷提升,不僅政務辦公更加快捷高效,同時也進一步樹立了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的良好社會形象,還大幅降低了時間成本與辦公成本,只有這樣,無線城市才不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再次,政府還要與運營公司一道,充分利用政府的公信力,加大無線城市的宣傳,為無線城市創造一個良好的運營與發展環境。對于從無線城市建設中“嘗到甜頭”的潘世建來說,2009年還將在無線城市建設上大做文章,政府工作報告也已經將“完善‘無線城市’建設,促進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正式列入議事日程。“豐富無線城市信息網建設,推廣無線城市信息網內容,提高自我服務的能力,更多地利用無線城市手段服務廈門、服務民生。”在談到今后一段時間廈門無線城市建設重點時,潘世建這樣對記者說。

      不過雖然重視與扶持是必要的,政府在推動無線城市建設中也要做到“有所為有所不為”。通過對“廈門模式”進行剖析,記者發現其政府角色定位方面還有以下幾個特點:投資市場化:政府不投入、不運營、不維護;技術多元化:只要是國家正式發布的無線通信技術標準均可;資源節約化:協調各運營商共享公共資源。正因為有了各級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和持續的大力支持,與企業共同建設,才把無線城市從藍圖變成事實,并日臻完美。

      運營商該如何運營?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認為無線城市將為通信運營商帶來滅頂之災:一方面,WiMAX、Wi-Fi等無線接入技術將借助無線城市建設異軍突起,蠶食運營商市場;另一方面,即便不采用這些技術,運營商在無線城市建設中也將因為成本壓力而不堪重負。記者一直都不太認可這樣的觀點,尤其是在對廈門無線城市建設進行實地采訪之后,更加堅定地認為:在即將興起的中國“無線城市”熱潮中,通信運營商大有可為。正如中國移動廈門分公司總經理劉衛國向記者所說:“我們對無線城市的未來發展充滿信心。”那么如何才能客服挑戰、把握機遇呢?通過分析無線城市“廈門模式”,記者認為有以下幾點可供借鑒:

      首先,在技術選擇上,應該選擇能夠提供網絡覆蓋范圍更廣、應用支撐能力更強、安全保障水平更高的公共通信平臺技術,即3G、3.5G乃至后續演進技術的移動通信技術。畢竟發展到現在,無線城市已經不再是一個噱頭,而是實實在在的一種全新的生活與工作方式,因此最基本的安全性、泛在性還是要做到的,顯然Wi-Fi目前在這些方面還做不到。據劉衛國總經理向記者介紹,廈門作為首批TD試點城市,目前網絡覆蓋已經比較成熟(共有1100多個基站,實現99.3%島內覆蓋、98%全市覆蓋)。尤其再加上通信運營商的市場推廣和運營服務能力,必定能夠較好地滿足市場多方面的需求。

      其次,在應用領域方面,要把目光聚焦在豐富多彩的、極為直觀的、與人們生活密切相關并服務民生的創新應用和業務上。同樣以廈門為例,廈門無線城市建設緊緊圍繞“無線政務”、“無線產業”和“無線生活”三大板塊,力求做到提高政府公共服務的水平,推動行業應用,降低電子政務的建設成本,解決電子政務應用的難點(城市管理、道路交通、應急指揮);帶動產業發展,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產業”的發展(硬件終端、信息服務、內容產業);實現百姓受益,隨時隨地接收信息(免費瀏覽政府網站,辦事大廳、機場、碼頭免費上網、手機電視、手機動漫、數字圖書館、 繳費賬單、體檢報告等)。正是得益于這些極具針對性的創新應用和業務,廈門無線城市建設與發展才能進行得如火如荼,“自去年9月8日廈門‘無線城市’項目開通以來,TD用戶發展和業務使用增長十分明顯和迅猛,這里我可以給你舉兩個數字,從去年9月8日到現在,我們的數據流增長了68倍,無線城市門戶網站訪問人次已經接近7萬。”中國移動廈門分公司總經理劉衛國如是說。

      再次,要走出“免費”怪圈,采取市場化的收費方式。雖然全免費從短期看無疑極具誘惑力,但是從長遠看卻沒有任何生命力可言。因此在無線城市的開拓中,廈門移動采取市場化的收費模式。從實際效果來看也是被認可的,而且一些3G的剛性需求還是普遍存在的,許多用戶最關注的不是業務的資費而是業務是否物有所值。用戶周強就告訴記者:“原來我家里曾經被盜,現在我在家里安裝了遠程監控攝像頭,上班時一有空就通過3G手機看一看,心里踏實多了。”雖然周強目前是2G與3G的“雙槍族”,但他每個月仍有120多元的3G通信費,而且在廈門像周強這樣的用戶還大有人在。當然收費與免費并不沖突,以廈門為例,市民通過TD終端訪問政府網站進行辦事或咨詢,目前所有流量均不計費。同時在許多熱點公共場所,比如高崎國際機場、國際郵輪碼頭、政府辦事大廳、廈門會展中心等,廈門移動均向市民提供WLAN免費接入政府網站的訪問權限。不跟風、不盲從,將精力放在研究客戶需求上,這才是運營商在推進無線城市建設方面應該堅持的主要原則。

      最后,要樹立開放、多方合作共贏的模式,完善無線城市綜合應用,推動整個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的繁榮。劉衛國總經理在談到未來發展時這樣對記者說:“作為廈門‘無線城市’的營運主體單位,廈門移動將進一步優化網絡,完善TD無線城市的綜合應用,合理配置資源,加強與產業鏈相關環節的合作,帶動移動互聯網產業建設,為廈門市信息化建設打造一個合作共贏的‘聯合艦隊’。”而聯想移動、萬利達等終端提供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都紛紛表示,將與廈門移動一道,把MP3、MP4、GPS、導航儀、學習機升級為具備移動互聯網終端。不僅如此,廈門還有60家左右動漫游戲企業,相信隨著移動互聯網的進一步繁榮,將會有更多的廈門產品走向全國、全世界。

      TD無線城市如何雙贏?

      潘世建副市長在接受采訪時向記者解釋,由于無線通信技術的多樣性,TD其實并不是廈門“無線城市”建設的唯一選擇,如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等運營商的網絡可以并存,公眾可以有各自的選擇。因此在廈門無線城市未來發展中,在不同的熱點地區,除了TD無線城市標志外,出現CDMA無線城市、WCDMA無線城市的標志也不足為奇。不過可能是因為廈門是首批TD試點城市,可能是因為移動TD在廈門無線城市建設中搶了先,可能是因為TD無線城市確實在網絡覆蓋、數據傳輸等方面向廈門人們交出了一份比較滿意的答卷,也可能是因為很多業內人都有的TD中國情結,使得我們每每在談到無線城市這一3G時代的熱點話題時,總是會很自然地首先想到TD。

      要談到TD與無線城市之間的關系,一方面,記者認為TD應該算是無線城市建設較好的選擇技術之一。TD作為我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3G通信技術,無論是從技術創新性、應用支撐力還是網絡穩定性等方面目前都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在TD產業各方及政府的積極推動下,商用化程度日益提升,完全具備無線城市建設承載能力。另外,再考慮到未來的安全性和專利等方面的問題,TD的相對優勢也比較突出。因此雖然廈門“不小心”在無線城市建設中走了有別于其他城市的路,其實是偶然同時也是必然。

      另外,無線城市建設也為TD發展提供了難得的展示平臺與發展機遇。以TD發展初期的基站選址難題來說,在無線城市建設中可以很好地借助政府力量解決。以廈門為例,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建設TD工程,涉及許多重要站點的建站選址,當地政府專門指定專人負責進行具體協調和督辦,解決了許多棘手的問題;建設TD工程需要破路開工,廈門市政園林部門將屬于TD工程建設的破路工程審批工作納入綠色通道;建設TD工程需要特殊供電,申請流程長耗時久,電業部門進一步簡化流程,加快進度……不僅如此,無線城市應用的不斷豐富與拓展也為TD產業化提供了很好的契機,如果能夠將政府的公信力與運營商自身的營銷及服務能力很好地結合起來,必將為提速TD產業化進程注入一劑強心針。

      雖然從某種意義上說,TD并不是無線城市的全部,無線城市也并非TD產業化的全部,不過兩者有很好的結合點,結合得好就能實現TD發展與無線城市的雙贏,廈門就是很好的范例。需要強調的是,TD作為我國自主創新領域的重要實踐和典范,是我國科學技術創新的戰略內容之一,也是我國電信業落實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創新型國家這一國家戰略的代表性舉措。TD產業化的成功,將通過建立一個具有自主創新能力與核心競爭優勢的產業和產業群,為我國移動通信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有助于建立信息領域產業群的核心競爭力,為發展創新型國家提供引擎。不過還是那句話,選擇TD并不是要排他,我們最希望看到的是中國信息通信業的多贏局面。

      基于公眾移動通信網,通過對商業模式的積極探索、對應用的不斷創新,“無線城市”在中國乃至全球的發展已經步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真正意義上的“無線城市”正在朝著每一個居民、每一個家庭、每一個城市快步走來!
c罗来中超能给多少钱